当前位置调用:主页 > 司法考试 >

法考报名条件当延用司考

作者:第一考试网 来源:未知 发布时间:2017-10-19 10:48
法考报名条件当延用司考

文 | 太虚幻影

2017-10-17

2017末代司考落幕1月,2018首届法考即将到来。此时,除了60多万2017司考考生期待成绩,更有无数热衷法律锲而不舍备战明年后年……的考生。

其中,尤其是非全日制非法学本科即所谓“双非”考生,以及法学大专、法学在校生等,更是忐忑不安、焦虑惶恐:2018年首次法考,能够报考?

依法理,能报!

依情理,能报!

依政策,能报!

然后,首次法考报考条件官方目前尚未确定,只是明确:司法考试2017年最后一次举行,2018年起取而代之的是,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。(简称“法考”)

而在民间非官方则盛传:“双非”等将不再获准报考,但已在法律专业岗位者除外。即:里外不一,“但书”照顾公检法律证等系统内部。

如此,民声难免鼎沸,民情难免汹然,料官方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;尤其是,在践行制约行政权力的总体思维、体系和制度改革方向的今天,行政主体更需谨言慎行,更会避免行政行为“任性”。

当然,政策如何出,难以逆料。个人认为,首次法考报考条件,应尊崇法律平等、社会期待原则,并参照“从旧兼从轻”原则,承袭或不高于末代司考报名条件,

分析如下——

一、法理分析——

无论“双非”等禁考,还是“法外人”之“斩立决”,“法内人”之“法外开恩”,均有违法律基本原则。

1、报考新规,理当“从旧兼从轻”,以尊崇法律引导、社会期待原则。

官方明确:司考取消,代之以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。意即:新旧考试实为一种,实同名异。因此,法考新规无论如何,在涉及报考权、通过权等“基本权利”时,都应遵循“从旧兼从轻”原则,即:在新规较旧规严苛情形下,应遵旧规——至少,应设定对新规严苛处执行之过度期、缓冲期,以尊崇法律引导、社会期待原则,方显德治善政之良法。

2、报考权利,当“内外无异”,去除权利“先占”,遵循法律平等原则。

立法立规,凡亲疏有异、内外有别、立足自身、本位至上,必为恶法劣规。报名照顾公检法纪证等类“职业近亲”、“权利姻亲”,使其近水楼台,得天独厚,无异于变相嫁接“社会裙带”、“法权脐带”,人造“法二代”、“权二代”等“先天不平等”,于法,不公;于理,不公!在现代法律体系下,社会地位、就业岗位、法权职位之“先占”,都不应成为法律特权、法律考权“先占”之源!

3、主张“双非”等禁考,当遵循“谁主张谁举证”原则,并依照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基本原则对“原因力”进行论证。

理由所谓“严把入门关,确保高素质、专业人才”,言下之义是:其非高素质非专业。

众所周知,司考或法考,两天考尽法律专业本科四年主要专业所学,尤其从实践性、实战性上,考查法律职业实用性能力。没有寒暑几秋、废寝忘食之功,谁可侥幸过关?学法、备考数载,难道没有按部就班法本四年更用功、更刻苦、更艰辛?难道不是法律专业化培养、法律素质化提高?

反驳“禁考”说,其实只需依照法律上“谁主张谁举证”原则,责其举证,并依照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基本原则,对“双非”等“非高素质非专业”之“原因力”进行论证!否则,就应“事实不清,证据不足,不予认定”!

二、情理分析——

交通管理,旨在安全通畅。道路设标划线,无不提前提示,违规预警,虚线引导、长线缓冲,而后,才是实线设禁,黄线定谳。反之,时时处处以罚代法,必将事与愿违,导致有路难循,无法适从。

贵贱贫富,智商情商,彼此本无关联。如欲控制学法人口增涨,对法律人才“计划生育”,采取目标性、特定化“独生政策”,对其他学法者全面“禁欲”、“绝育”,无异于保护职业“既得利益者”,以出生定优劣,以职业定生死!

国家先后进行15次律考、16次司考,据官方公布基本数据,通过率与是否法科,是否本、专、研,是否全日制、非全日制,并无关系。民间甚至流传,非法本、法专等通过率更高,所谓根正苗红、正宗嫡传的学历,在法律考场并无优势。

无关系、无优势,不能因此断定法科之于法考无用,只能说,法科与法考有别。如欲二者相应,则需调整——或法科教育,或法考方式。而这,不能因调整之“未能”、“无能”而迁怒于考生本身,让考生承受理想、人生“结扎”之痛!

考试本身不足以检验专业素质,或不足以实践检验法律能力,应从考试本身深究因果,另寻良方,而不能武断剥夺公民考试权为“行政捷径”。

既然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,31次考试,均未能让真理得到证明,则真理或非“真理”;31年考试,未能让事实得以公证,则公证或非“公证”。

如官方确有反证依据,那么,官方就应依行政信息公开制度,依多年来考生不断呼吁,将全国报考人员职业、学历——学历层次如专科或本科,专业类别如法本或非法本,学历类型如全日制和非全日制等,与通过率,与实际工作水平量化指标,与接案率、错案率等等数据,一并予以公布,以释众疑;在此基础上,再以事实为依据,以法律为准绳裁决。

从律考到司考再到法考,无一不牵动国人之心。每年开考,各层司法官员、党政要员,无不亲临考场,巡视指导,强调考试关乎依法治国,关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,关乎百年中国梦……言者动情,闻者动容。

因为,这是国家统一法考,国考第一考,涉及千百万有志者命运!

因为,这是公开公平公正遴选依法治国人才,优选法治国家专才,精选法治社会的栋梁!

于是,学法蜂拥,考生云集,2017,64.9万报考,而背后那些深怀梦想有志于法考者,何以万计!

因此,一旦宣判前述“双非”等类考生之“死刑”,无异于宣判学法者人生目标、前途命运之“死刑”!

三、政策分析——

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《决定》对“建设高素质法治专门队伍 ”作出部署,提出:推进法治专门队伍正规化、专业化、职业化,提高职业口素养和专业水平。完善法律职业准入制度,健全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制度,建立法律职业人员统一职前培训制度。

15年律考、16年司考的成功经验,业已形成的法律职业资格考试相对稳定的理论体系、考试范围和案例化题型等模式,足以说明其考试之实践性与实用性,说明这种考查选拔法治专门人才之路可行、可靠;长期以来10%左右低通过率,说明考题难度之大、覆盖面之广,足以证明考试检验出专业性、精粹化程度。

正是这种报考资历不拘泥于法律本身而是兼顾更强开放性、更广适应性的理念,成就了这个国人公认的高难、实战性第一“国考”,成就了专业考试选拔法治高素质人才的权威,成为强化专业性、职业化、正规化有效途径。

在此基础上,现实需要的,是考试办法如报名条件等的规范完善,而不是另起炉灶,更不是釜底抽薪。

法考严规,旨在优选俊才,场外设禁、未考先死,无异于未审先判,非为选才,实为禁才!

综上,继续允许符合司考报名条件者报考法考,方符合法律平等、公平正义、从旧兼从轻、法律诚信、法律引导原则;如认为确应判处“死刑”而禁考,就需有效的相关证据、数据,公开、全面、深入、有力地证明:通过率低,通过后与实际专业化、职业化、正规化以及职业素质、道德水平差差等,与“双非”等学历、资历等存在确切、唯一的因果关系否则,应“疑罪从无”、至少“疑案从轻”予以“死缓”,留下严苛新规适用的足够缓冲期。

一句话,2018法考——

刀下留人!—— “双非”等禁考,“死刑”可缓、能缓、当缓!
相关文章
热点推荐
最新阅读
精彩活动
考试攻略
最新资讯
第一考试网:为你提供最全面的考试信息,助你早日考试过关!